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件经辩护最终未认定逃逸一审辩护词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被告人邹健安涉嫌交通肇事一案,江西冠城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邹健安亲属的委托,并指派本律师参加今天庭审活动,现辩护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及本案的事实,本着对嫌疑人和法律负责的态度,提出如下几点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一、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健安构成交通肇事罪不持异议,但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邹健安构成肇事逃逸的情节有异议。我们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肇事逃逸,理由如下:

首先,从逃逸行为的主观方面来看,成立逃逸,行为人对肇事行为必须具有明知。行为人对于其行为所导致的抢救义务的缺失以及肇事责任归结的避免这一有利结果,具有直接的“行为故意”。只有行为人对于肇事行为具有明知,才谈得上具有逃避动机。但是从交警部门在事发路段调取的监控视频资料以及相关资料显示本案中的被告人邹健安在事发时,无论从听觉、感觉、视觉上对其驾驶的赣BA1649号混泥土重型结构货车与被害人胡百洲驾驶的鬼火摩托车发生碰撞时均毫不知情:第一,从视觉上来说,事发时间为晚上九点半左右,当时天气小雨,犯罪嫌疑人邹健安在往龙岭镇特色小镇运输混泥土的路途中,途径105国道南康龙岭物流园红路灯路段右拐弯时,邹健安已经按照交通规则开启右转向灯,并且减速右转,在实施右转过了一半的时候,被害人胡百洲驾驶的鬼火摩托车却未注意前方货车已经在实施右转弯,而在未减速的情况下径直撞上货车车身右侧中后部。由于被告人邹健安驾驶的货车右后视镜及右侧玻璃门因雨天原因较为模糊且右侧中部属于视线盲区,而且被害人胡百洲在未开启车灯情况向就直接撞击货车右侧中部,使得被告人邹健安难以看见其驾驶搅拌车和被害人胡百洲驾驶的摩托车已经发生了碰撞。第二,从感觉上来说,由于货车右部下方有两根保险杆,使得被害人胡百洲驾驶的摩托车并没有和被告人邹健安驾驶的货车进行面对面碰撞,而是与被告人邹健安驾驶货车的保险杠发生碰撞,碰撞后被害人胡百洲与其驾驶的摩托车一并倒地,上腿下肢被碾压。但是鬼火摩托车并没有直接穿到货车底下被碾压。由于被告人驾驶的车辆属于重型混泥土搅拌车(车身重十几吨)且车上装满了混泥土(混泥土约十一到十三方),使得碰撞保险杠引起车辆震动非常小,这就使得被告人邹健安作为一名重型搅拌车的驾驶员根本没有办法感觉到因车辆碰撞所产生的颠簸。第三,从听觉上来说,被告人邹健安驾驶的货车属于重型搅拌车,而搅拌车在行驶过程中为防止滚筒内的混泥土凝固,又必须使得滚筒一直转动,由于转动会发出较大的噪音,掩盖住因碰撞所引起的噪音。因此,被告人邹健安未能听到货车发生撞击时产生的声响。

其次,从逃逸行为的客观方面来看,逃逸行为客观表现为逃脱、躲避,在实践中主要表现即是自现场逃离。为查明本案被告人邹健安是否属于驾车逃离事发现场的情形,辩护人依法向公安部门调取了事发当时的“十字路口监控录像”,向车主李先清调取了“涉案车辆的GPS行车轨迹”及向赣州鸿瑞商砼有限公司调取了“公司场地的监控视频”、“送货单”,同时对车主李先清、车队长何泽生、马建新作了相应的调查询问笔录。通过调查发现,2018年3月6日21时许,被告人邹健安驾驶赣BA1649号重型搅拌车装满混泥土从赣州市鸿瑞商砼有限公司前往南康区镜坝家具特色小镇运送混泥土,沿着105国道至龙岭镇物流园红路灯右拐弯的时候与胡百洲驾驶的鬼火助力车相撞,相撞后,被告人邹健安并未感觉异样,继续往赣南大道行驶,最后达到南康区镜坝家具特色小镇,到达南康家具特色小镇后邹健安按照顺序排队倾倒混泥土,倒往混泥土后又根据导航提示驾车驶回鸿瑞商砼公司,到达公司的时间约为24时许,到达公司后,邹健安首先根据公司的规定对车辆的滚筒进行清洗,清洗完后,在车上拿了一桶泡面就上了公司食堂,吃完泡面后从宿舍拿了杯子下来打开水,之后就回宿舍睡觉,第二天早上,邹健安根据往常一样,驾驶车辆排队等待装混泥土,直至公司通知邹健安去南康交警队事故中队接受调查,在邹健安驾车到达南康交警队后,在停车场内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办案民警下来带其去讯问室进行讯问。以上调查显示,如果被告人邹健安明知发生交通事故而为了躲避或逃避责任,那么其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也应当是立即驾车逃离现场,而不是继续驾车前往工地运送混泥土,即使是运送完混泥土后也应当是弃车逃离,而不是回到公司像往常一样正常休息和工作,从监控视频显示,其回到公司后行为举止非常正常,根本看不出其存在有意躲避或逃避的状态。故犯罪嫌疑人邹健安在客观上不存在因害怕被追究责任而逃避或躲避的情形。

再次,从公安机关提供的侦查卷宗及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来看,既无直接证据的证据又无间接证据证明被告人邹健安属于肇事逃逸。

从证人证言上来看,车队长谢乱生及车主李先清的询问笔录均提到问邹健安是否在前一天晚上发生过交通事故,邹健安说其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交通事故的事实;而在2018年3月7日公安机关对搭乘人谢勇进行第一次询问时,公安机关问:相撞后,搅拌车是否停下来,谢勇答:相撞后,搅拌车减速了,稍微停顿了下,就逃离现场,没有停下来”。说明证人谢勇也陈述了被告人邹健安驾驶搅拌车在发生交通肇事之后并没有停下车这一事实。同时,公安机关在给报警人薛德炳做的询问笔录程序违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理由是薛德炳系未成年人,根据《刑事诉讼法》270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的时候,应当通知未成年被告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未成年被告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到场的法定代理人可以代为行使未成年被告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但是在查阅公安机关对薛德炳的询问笔录,并没有发现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到场通知书,辩护人对于薛德炳所作证词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存疑,认为其证词不应当作为指控被告人邹建安的肇事逃逸的证据。故上述全部证人证言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被告人邹健安属于肇事逃逸。

综上所述,被告人邹健安的行为不具备交通肇事逃逸(逃离现场)的构成要件,不应认定为交通肇事逃逸。

二、被告人邹健安具有以下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第一,被告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南康区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通过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录像,成功锁定肇事车辆赣BA1649号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系登记在赣州市鸿瑞商砼有限公司名下的车辆,遂要求驾驶该车辆的驾驶员开肇事车辆到事故中队协助调查,被告人邹健安遂立即开车前往南康区公安局事故中队协助调查,在查看监控视频后,才知道自己驾驶的赣BA1649号重型货车与他人发生碰撞并导致他人死亡的事实,在接受公安机关的讯问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并对自己的肇事事实供认不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邹健安的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第二,在本起交通事故中,被告人邹健安在往龙岭特色小镇运输混泥土的路途中,途径105国道南康龙岭物流园红路灯路段右拐弯时,被告人邹健安已经按照交通规则开启右转向灯,并且减速右转,在实施右转过了一半的时候,被害人胡百洲无证驾驶的鬼火摩托车却未注意前方货车已经在实施右转弯,并且为了快速通过前方路段在无视前方交通指示灯为红灯的情况下继续行驶,才导致其直撞上货车车身右侧中后部深受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由此可见被害人胡百洲自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

第三、被告人被刑事拘留后,其家人积极筹措资金,赔偿了被告人家属部分损失计人民币28000元,并且积极委托律师配合被害人家属进行保险理赔诉讼工作,现该案的民事赔偿案件已经南康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决由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龙南营销服务部赔偿被害人家属胡化西、段华芳的损失计人民币486387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审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情况认定其悔罪表现,并在量刑时予以考虑。恳请法庭在对被告人进行量刑时予以考虑。

第四、通过今天的庭审活动,被告人邹健安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肇事行为给被害人家属在精神上和心灵上造成了严重的创伤,同时希望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弥补被害人家属,鉴于被告人能够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恳请法庭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第五、被告人系过失犯罪,在此之前无任何前科劣迹,本次犯罪系初犯、偶犯,念在被告人在此之前一向遵纪守法,恳请法庭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第六、被告人邹健安家庭贫困,父亲一直在服刑,母亲许冬香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妻子离异,现还有两个尚在读小学的小孩跟着被告人的母亲许冬香一起生活,而被告人的母亲年事已高,完全无能力支撑两个小孩的生活和读书开支。恳请法庭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综上所述,恳请贵院在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并对被告人邹健安从轻处罚。

                           辩护人:江西冠城律师事务所

                                   律师  梁伦亮

                                   手机:13970101898

                                二0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

首页关于我们经济纠纷涉黑犯罪企业犯罪集资犯罪毒品犯罪重大犯罪务实研究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1397010189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赣县路富地中心写字楼4栋3层